旅闻
专题
读库
调查
那些重庆机场的斑驳岁月
重庆地处崇山峻岭之间,特殊的地势使得水运成为旧时山城最主要的交通方式。自飞机创造伊始,重庆人的飞天梦想就从不曾熄灭。
关键词: 民航机场 广阳坝机场 珊瑚坝机场


文 | 赵浩宇  图 | 无忌  廖俊英  重庆江北国际机场

 

据民国向楚所撰的《巴县志》记载:“洪宪(1916年)时,曹锟入川,备有军用飞机随行,为渝市天空见飞机之始。”十三年后,刘湘在广阳坝修建了重庆主城的首座空港,在此后的几十年中,重庆陆续拥有了多座机场。虽然随着时间的流逝,一些在历史中曾发挥过巨大作用的机场彻底消失,但它们曾立下的赫赫功勋却从未磨灭。

 

“命途多舛”的试飞表演


1926年6月6日,刚刚打了胜仗的川军悍将刘湘重返重庆,他意识到要想扩大势力,就必须加强自身的军事力量。为此,他和部下商议在重庆修建一座机场,以便培养空军。

考虑到战略物资补给以及长江汛期水位的问题,刘湘的智囊团经过多重考虑,最终将机场选址在位于长江边上的广阳坝。这里是长江水路的必经之地,便于运输,加之海拔较高,夏天涨水,机场也不会被淹,且具有一定的隐蔽性。1929年8月,刘湘亲自主持了开工仪式,征地二百余亩,派遣了一个团的人力来修建广阳坝机场。整座机场从将场地铲成平坝,再到最终修建,只用了短短五个月的时间。

机场甫一建成,热切的刘湘就急忙为试飞仪式做筹备。经旁人推荐,刘湘派川人吴蜀奇去法国订购飞机。当时从欧洲到亚洲途经的国家,建有机场的非常少。飞机制好了,可怎么将它运回国却成了一件麻烦事。无奈之下,吴蜀奇只能通过海运把零部件运到越南,组装好后再飞回国内,谁知到了越南,吴蜀奇连人带飞机被困在了那里。

于是,刘湘又派人从美国购回了一架小型飞机,并聘请德国飞行员进行试飞表演。糟糕的是,飞行员在表演投弹的过程中,不慎将手榴弹投到了观看表演的官兵中间,把训练团监督的腿炸折,经刘湘出面承担责任才算了事。

屡受打击的刘湘并不气馁,他又从法国购回一架新式战斗机,并选择了一个黄道吉日试飞。结果飞机拖着一股白烟一头栽进了长江里,连个轮子都没捞上来。

此时,被困越南的吴蜀奇准备乘坐飞机回国。第一架飞机在安装好后进行试飞,结果栽进了稻田里。接着安装第二架,试飞效果很好,但恰好遇到越南旱季炽热的季风季节,等了半个月才等到晴朗无风的好天气。飞行途中,在桂黔交接处遇雷电迫降,飞机双翼被折断。在没有雷达导航的年代,想要飞回几千里外的重庆谈何容易。刘湘得知情况后,立刻派人用船将飞机从越南运回了重庆。1930年,飞行员吴宥三驾驶飞机,从广阳坝机场起飞成功,并成为重庆驾驭军用飞机上天第一人。


IMG_1912无忌_副本.jpg

 

重庆第一座民航机场


广阳坝机场在此后的使用过程中慢慢显现出它的弊端。中国航空公司汉渝航线的水上飞机在江面起降很不稳定,而广阳坝机场离城太远,隔河渡水极不方便。1930年,重庆市政府清理河滩时,刘湘预拨了与城区长江左岸相连的沙洲珊瑚坝,用于建造重庆主城第二座机场。

珊瑚坝机场建设得很快,1933年11月开工,50天之后,一座长700米、宽130米的机场就诞生了。这是重庆第一座民航机场,也是国内民航修建的首座陆上机场。由于受江水涨落的影响,珊瑚坝机场也成为一座季节性机场。

作为民用机场,为方便乘客登机和装卸货物,政府专门在珊瑚坝与江岸之间搭建了浮桥,旅客通过浮桥上岸后,要登322级台阶才能到达马路。1949年,国民政府行政院决定将珊瑚坝机场修建成一座国际机场,并批准9万银元扩建费用,但终因时局剧变成为泡影。

抗战期间,珊瑚坝机场被收归为军用机场,与重庆的其他机场一道迎击日军,护卫山城。1944年,一架B-29轰炸机完成轰炸日军驻地任务后,从上海飞回成都,途中因飞机燃料耗尽迫降珊瑚坝机场。这是一种大型远程轰炸机,其体积庞大,需2000米长的跑道才能起飞,而珊瑚坝机场是一座江中沙洲,周边都是滩涂地,跑道长度远远不够。闻得消息的重庆政府紧急征集了一千名员工,连夜将跑道长度延长400米至江边,但长度仍不能支持轰炸机起飞。这时,轰炸机的机长斯坦·布朗上尉想出一个办法,将跑道稍稍转了个弯,又加长一段,转弯的这段跑道相当于一段滑行道,待飞机进入直线跑道后,引擎的速度正好提了起来。同时,飞行员将飞机上的装备与弹药全部卸下,使重量降到最轻。终于,B-29远程轰炸机在抵达跑道尽头的一刹那,腾空而起,创造了美国空军史上的奇迹。

1950年,长江汛期到来,民航飞机像往常一样,改在白市驿机场起降,但这以后再也没有返回到珊瑚坝机场。珊瑚坝机场的历史从此结束。


IMG_8358无忌_副本.jpg

 

消失的山城空港


原老巴县境内有两个中坝,一个位于木洞镇,一个位于鱼洞镇,两个中坝都是长江中的江心岛。木洞中坝在抗战期间建有一所海军军官学校,鱼洞中坝修有一座飞机场,又称大中坝机场,它是继广阳坝、珊瑚坝之后,重庆长江段修建的第三座机场。

1939年5月,空军第一路司令部派工程人员对大中坝进行测量,勘测完毕后,遂函告巴县政府迅速派人清除场内草苗,晓谕居民搬迁。12月20日,机场修建工程正式开工,政府共从江津、綦江、合川、合江四县征收民工五千人,但因测量错误,机场修建了一年,却只完成工程的一半。永川行署专员沈鹏闻知消息后,急电江津等县征收民工五千人,继续赶修。经过星夜赶筑,1941年6月底,工程告竣,整座机场修建共用时1年零7个月,用工150多万余人。

据史料记载,大中坝机场在修建之后,主要作为加油和备降使用,在国民党空军序列中属第43航站,抗战最繁忙时,大中坝机场曾停放30多架飞机,为抗战贡献了一份力量。但随着抗战结束,大中坝机场也停止了使用。

和大中坝机场有着同样命运的还有位于重庆市中心西南方向的九龙坡机场。民国25年(1936年),重庆行营航空部部长与卢作孚会商,准备在九龙坡建一座较大规模的机场,后来航空公司派人进行实地测量,但一直等到民国28年(1939年)才开始动工修建。一年之后,机场正式投入使用。抗战时期,九龙坡机场被作为空军转运站。每逢涨水季节,由珊瑚坝机场改降在广阳坝机场的航班,也均改降在了九龙坡机场。各界政要出席重大活动,其专机也常在此起降。九龙坡机场也因政要的出现而闻名一时,并见证了中国近代史上一次极为重要的会议。

1945年8月28日,毛泽东、周恩来、王若飞等中共代表由延安飞抵重庆,与国民党进行和平谈判,所乘飞机就是在九龙坡机场降落。一年后,国民党战败,蒋介石转移张学良到台湾也是通过九龙坡机场。

1950年,机场被停用,随后被改造为成渝铁路九龙坡火车站,九龙坡机场曾经的辉煌也紧随着成为了历史。


珊瑚坝  廖俊英 (22)_副本.jpg

 

频频“闯祸”的白市驿机场


白市驿是原老巴县的重要集镇,因明清时设有驿站而得名。此地物产丰富,商贾云集,素有“白日场”之称。1939年,白市驿机场的建成,更是使其成为具有国际知名度的世界反法西斯同盟的一个窗口。

当初,白市驿机场的修建并不算顺利。由于抗战时局维艰,石料缺乏,工人进度缓慢。因局势危急,机场还未修完,中国和苏联空军即进驻机场。日机轰炸重庆时,将白市驿作为重要目标。据《九龙文史》载,大轰炸使白市驿方圆十多里损失惨重,民房损毁多,总计伤亡五百余人,牲畜炸伤无数,田地无人耕种。此种局面一直持续到1942年,陈纳德率美国空军进驻白市驿后,敌我力量才发生重大逆转。

1949年抗战结束后,重庆市军管会对白市驿机场正式接管。每当长江涨水时,重庆民航飞机全部改在白市驿起降,这里渐渐成为西南地区重要的航空港。上世纪六十年代,民航客运量增加,机型不断更新,民航第十七飞行大队进驻白市驿,机场已能起降苏联伊尔-14型飞机,但新的问题也随之出现。白市驿机场的净空条件极差,每到冬春两季大雾弥漫,机场经常关闭,严重影响重庆的对外交通。后因影响到周总理接待外宾的部署,白市驿机场的改造刻不容缓。

这次改建机场变动很大,南北延长1200米,跑道全长达2200米,宽45米,能够起降伊尔-18型飞机。工程完工后的1969年,空军某部进驻白市驿,实施军事管制降落民用飞机。作为国内当时仅有的四个国际民航机场之一,当广阳坝、珊瑚坝、九龙坡等机场陆续停飞后,白市驿机场便长期担负重庆对外的空中桥梁的作用,但美中不足的是,由于重庆多雾的特殊天气,白市驿一直作为一座季节性机场而存在。

1991年,江北国际机场正式投入使用,白市驿机场收归军用。其作为民航飞行的辉煌过去,已随时间的流逝,成为昨日历史……


 珊瑚坝  廖俊英 (32)_副本.jpg



来源:《重庆旅游》杂志

 编辑:左小朵

相关文章
重庆的四大公立美术馆,这座城市和艺术的零距离
国王们为何喜欢到这里度假?
2018上半年各国签证盘点,新增4国免签,甚至还有“刷脸通关”!
天水史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