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闻
专题
读库
调查
王家大山重装暴走 寻找最后的徒步圣地
两年前,碰巧知道王家大山,第一次去找寻未果甚至还迷路。两年后,再次背上行装,和驴友们冒雨踏上驴途,希望能一睹王家大山的魅力。
关键词: 帐篷 花猪 王家大山 驴友


文 | 图  王雪


徒步线路:涪陵→毛家槽→出水河→王家大山

历时:2天

人数:6人

行走方式:重装徒步

线路背景:王家大山,位于涪陵大木花谷、丰都三坝、武隆双河三乡之间。山势陡峭,原生植被、杂木林、灌木丛、杉树林等随山脉等高线错落而又密集地分布,森林覆盖面积达96%以上。那里人烟稀少,不通水电,不通电讯信号,对外交通并不发达,但也正因如此,使得它较好地保存了森林的原始风貌,没有遭受人为破坏,是现今留存的一方净土。

难度指数:★★

体能指数:★★★

风景指数:★★★★★

危险指数:★

 

密林深处险遇花猪


五月初的雨似乎从未结束过,车子载着我们沿水泥大道一路行驶,窗外天气阴沉,雨水仍旧下个不停。行驶了一段时间,在海拔1700多米的地方,车子停了下来,我们一行六个人,背着背包装备,开始了此次去王家大山的徒步之旅。

刚被大雨洗礼过的道路,虽然还很湿滑,但好在空气清新,风光秀丽。我们沿着小路走了一段时间,久未露面的太阳竟然慢慢地升了起来,气温愈来愈高,在正午阳光的暴晒下,我们继续走了很多公路。穿过一个稀散的村落,绕过一片田野,远处的山在阳光的照耀下也依稀露出了轮廓。天空很蓝,路边有农田、放牧人、羊牛群,房顶的烟囱冒着炊烟。前方是一片原始的松树林,几百株树簇拥在一起,笔直的树干冲天生长,树梢齐部呈绿色,蓬勃荟萃,显示着季节的表情。

幽深的树丛遮天蔽日,行走在树丛中有些昏暗,不过一路上都是松针密布,踩着软绵绵的松针,我们步履飞快,沿着似道非道的树丛间隙穿行。花了一个半小时走到一个三岔路口,看路牌,右边是到仙女山,左边是无名路,中间有个小道可以进入林区。因为山路风景好,也比较近,我们又进了森林,在看不到方向的森林里凭着方向乱穿。头上盘旋着几只黑色的乌鸦,时而掠过天空,时而停在树枝上,嘎嘎叫着的声音显得无限凄凉。在恐怖电影里,乌鸦作为一种不祥的象征,总是习惯在坟墓旁边出现。一想到这,头皮不禁一阵发麻。突然,“疯”大叫一声,打断了我的思绪:“快看,那是什么!”

顺着声音望去,原来是一头牛的尸体,看样子已经死了好几天了,一股腐烂的味道飘过来,让人想吐。还有几只乌鸦正在它身上啄食已经腐烂的肉,本来想拍几张它们啄食的照片,奈何它们的警惕性太高,还没走近就扑簌簌飞走了。再等我走远,它们又试探性地飞回来。

天渐渐暗了下来,此处不能久留,我们一行六人继续向着森林最深处走去。愈往里面走,高大林木密密匝匝,一人无法合抱的大树比比皆是。走在林间,寒气逼人。周围的野草荆棘密布,荒草比我的人还高,还时不时地听到各种野生动物的声音。我一个人走到队伍最后面,专注地拍一些花草和昆虫。突然,眼睛的余光瞟到前方有个巨大的不明物体,直接横向地霸占了整条路,目测体积较大,重量约300斤左右,不过身上的毛已经完全遮住了它的眼睛,从鼻孔看,原来是头肥猪。如果是晚上碰到的话绝对会以为是野猪,它步伐缓慢,带着敌意。对峙了大概五分钟,可能感觉我没有恶意,才慢慢走近旁边的草丛中,当我从它面前走过时,它还躲在草丛里很警觉地盯着我,我迅速通过后回头看了下,原来在它身后还有一只小猪,它其实是为了保护它的孩子。

随后没走多久,又遇到七八头花猪悠闲地在路上散步,看到我们来了,快速地躲进路边的树林。只有一头笨拙的小猪,比较着急,老是爬不上那个上坡。眼看我们就要走近了,哼哼地发出阵阵嚎叫,随后又看到一头母猪在树林里面虎视眈眈地看着我们大家,直到我们全部走完后它们才渐渐消失在树林中……


内部图片1.jpg

 

竹林休憩巧采竹笋


这里植被茂盛,走在里面非常惬意,而且山路不多基本是平地,走起来还是很轻松。最重要的是,山上还有很多奇形怪状的树木。只是地貌不多变,容易审美疲劳,不过,能呼吸到林间的新鲜空气,对我而言就已经很知足了。

一路上,天气变化无常,时而阳光暴晒,时而云雾缭绕,还不时有马群从我们身边跑过。接下来去王家大山的路该如何走,大家都纳起了闷,恰好遇到一位当地的老爷爷,青瓷上前询问,老爷爷说道:“这里离王家大山还有二十几公里,你们今天可走不到了。”告别了对方,继续向前,迎接我们的是一个连绵起伏的光秃秃的大陡坡,此时,已经到了下午一点多,我们找了一片比较阴凉的竹林坐了下来,准备休憩补充一下食物。

钻进竹林中,一股弥漫着鲜笋气息的凉气迎面扑来,感觉头顶的阳光都没有那么炙热了。“哇,好多折耳根啊,还有好多笋子!今晚加菜!”旁边的青瓷和疯同时说道。我很快就在一丛茂盛的笋兜处找到中意的竹笋,它的长度大概在我的腰部,比较嫩,笋尖处还有几片嫩竹叶,很是招人喜爱。采笋子是技术活,直接那么一扯完全拔不动,留在手上的只有一堆水,得需先抓住笋竿左右摇动一下,松动松动它的笋兜,然后就好拔了。一声脆响,笋就像脱鞘的剑一样脱离了笋根,成了我们的囊中之物,一股竹笋特有的清香扑鼻而来。折耳根学名鱼腥草,喜欢生活在泥土潮湿的地方,因它的叶子跟猪屁股神似,当地人也叫它“猪屁股”。虽然跟其他的植物长成一起,不过这种植物根茎蔓生,只要找到一棵就肯定有一片。果不其然,没过一会儿,我们每个人的手上都好大一把了。

补给后我们继续上路,此时一两点钟的温度比之前要高了许多,走了没有多远汗水就开始往外冒,即使渴也得忍着。路越走越艰难,脚下的荆棘头上的树杈越来越多,脸上愉快的笑容被呲牙咧嘴的表情替代,喘息声把最初相互之间的调侃赶得踪影全无,“小心点儿”这种礼貌性的用语已经成为实实在在的提醒。看似壮实的树干很可能就是糟木,一不小心就会踏空摔倒,每走出一步之前都要有试探性的踏踩。大家一个个深一脚浅一脚地挪动着疲惫的身体,远处望去活像一堆摇摇摆摆的企鹅。

翻越完了这个坡,后面人工开发的路线有很多,难度不大,但是避免不了要路过村庄。我们的脚步也逐渐变慢——都埋着头在草丛中寻找一种名叫“接骨草”植物的芳踪。这种植物在山上随处可见,是属于忍冬科植物,生命力极强,还可以治疗跌打损伤,青瓷是这次特地出来找它的。

沿小路继续前行,一群山羊惊现眼前,威严的黑山羊,黄色的眼睛,瞳孔呈一条线,让人不敢靠近。中间可爱的小羊羔发出稚嫩的叫声,仿佛在呼唤妈妈。成年羊脖子上绑着的铜铃,“丁丁当当”发出的声音在山间回响。烈日骄阳在茂密的树林里面又温暖了几分,我们走走歇歇,渐行渐远。走着走着,前面出现一排栅栏,眼前猛然一亮,大家随即狂呼起来:“哇!草坝,草坝,好大一片!”

“快看,那边有一个跟我们一样的背包客!”我大叫一声,向前跑去。近处一看,哪里是什么背包客嘛,就是一个农民叔叔背着一个橙色的桶在喷洒农药。我还以为这么幸运,路上碰到其他的大部队了。由于看到在喷洒农药,大家也立刻扔掉了之前采的折耳根,很怕吃了会中毒身亡。


内部图片2.jpg

 

与特殊“驴友”结伴同行


没走多久,在路边遇到几个当地村民,跟他们闲聊时,后面跟着来了一条小黑狗,起初大家都以为是那几个村民的,只是跟过来看看我们,没想到这一跟竟是一路。小黑狗一直追随在队伍后面,我们一旦回头靠近它一步,它立马就会发出呜呜的警示声。大家拿出火腿肠去喂它,它也不会吃我们手上的,只有放在地上,离我们很远时,才肯放心地狼吞虎咽起来。

毕竟只有两三月大的样子,还是一只小奶狗,我们队伍在前面走得比较快,它跟着也很辛苦。紧接着我们爬山,一下子就把它甩出了很大一段距离,本来想让它走最前面,不过它还是不信任我们,一直走在最后跟我们保持距离,一旦我们其中任何一个人走在它后面,它都会发出那种很凶的叫声。因为小黑狗是在大木林场捡的,我们就给它取了个名字,叫“大木”。

走了一段路后,大家决定休息下,大木已经累瘫了,放下了之前的戒备心直接倒在草丛里面,摆出一些憨态可掬的姿势,任我们拍照和离他越来越近。就这样,六人的队伍里又加进了一位特殊的同伴。

穿过一个小树林,草原上出现了一片天然石林。都说石林妙绝,然而百闻不如一见,只有真正徒步其中,才得以见到大自然千百年来的杰作。到处是耸立的峰峦,险峻的岩壁。满山松杉和不知名的杂树一片接一片,一丛连一丛。闭上眼,感受着大山的这份深厚与迷蒙,天地仿佛成为浑然一体。

此时已经是下午五点过,天有点黑了,本想在此处扎营,可惜周围没有水源,只能继续往前走,寻找有水的地方。没走多久发现一片疑似有水源的草地,素芬一人前往打探,大木也跟着屁颠屁颠地去了,不一会就听到大木惨叫的声音。原来当他们靠近一匹成年马的时候,那匹马狠狠地踢了大木一下,这下大木的后腿骨头断了。我们也不继续前进了,随便找了一个比较平坦的草坪扎营,不一会,几个五颜六色的帐篷点缀在草坪中。


内部图片4.jpg


当夜幕降临的时候,寒气也随即袭来,五月的深山还是相当寒冷的,只有零下几度,大家纷纷穿上了羽绒服。我正在埋锅造饭,回过头猛然看到一个红色的物体,没有头和腿,只能看到中间半截,着实把我吓了一跳。心想不会这么倒霉吧,深山老林的莫不成碰到什么异物?后面才知道是一个队友去那边“唱歌”(户外把上厕所称为“唱歌”),因为天太黑了,只看得到她那件红色羽绒服。况且周围天气又冷,下雾的时间很早,帐篷不一会就结了一层霜。

“如果你们住在外面,你们将面临牛马,豹子猫,野猪,毒蛇的问候。”这是之前路上遇到那个老爷爷说的。果不其然,深夜两三点,突然听到很多脚步声,奔跑的速度极快,像有很大一群人冲了过来,地上都在震动。原来是之前在草原上遇到的马群,那些牛马看见我们,都朝这边奔了过来。起初我们还以为是闯进了他们的地盘,引起不满,结果这些牛马围着我们,冲着鞋帮一个劲儿的舔,还把我们的帐篷舔得到处是口水,甚至连之前已经被我们填平了的埋锅造饭的坑,又重新被这群牛马舔出一个更深的弹坑。这些马牛生活在草原上,体内极度缺盐。

大木睡在我的帐篷里面,听到它们过来的时候,发出害怕的呜呜声,不愿意自己独处,直接睡到我这边,不停地舔着自己的伤口。这群牛马在营地上肆无忌惮地活动着,还有为食打架的。我们都害怕这群生物在打架之余不小心踩到风绳摔倒在帐篷上,把我们压死,只好用敲盆子、棍子的方法把牛马给逼退了,结果过了10分钟,又有更多的蹄子在我们帐篷外面跑动,来来回回十几次,这完全没法入睡,大家都搞累了,索性任由它们在我们头上跑来跑去,竟也慢慢地进入了梦乡。

早上的草坪,飘着薄雾,帐篷上还结着霜。不远处有几匹马正在晒太阳享受阳光,感觉就像昨晚没发生过任何事情一样。因为大木受伤,大家轮流抱着它走。过了一道栅栏,看见路牌,就进入了丰都的三抚林场,眼前不觉开阔起来。这风景似曾相识:连绵的群山,满眼的碧绿,零星地点缀着几只牛羊,湛蓝的天空,飘着几朵白云。我们不禁被这草原风光深深吸引。    

在这里碰到了一个当地老乡,他说在附近还有个比这里更大片的草原和天然湖泊。我们跟着寻找,一片蓝蓝的湖水出现在眼前,虽不大,却很宁静,没有被污染,相当的原始,加上深深的蓝色都是我喜欢的,照例又是一阵狂拍。我信步游走在四周的山坡上,这片湖泊静静地躺在森林的最深处,宛如碧玉嵌在山间,一种不常见的艰涩之美,在日光变化下向我们呈现不同的魅力色彩。它正处于枯水期,显得是那么瘦小,但它深邃的蓝似乎蕴含着暴风雨前的宁静。老乡介绍说没有这么枯的时候,它的水量可以达到目前的三倍。

约玩到了3点,大家才依依不舍开始返程,因为我们坐火车没办法带着大木回重庆,最后只好把它送给了当地老乡。就这样我们完成了涪陵、武隆、丰都三地的徒步之旅。


内部图片3.jpg


 行者感言:


王家大山在我们玩户外徒步的人心目中,可以号称是最美的高山草原,几乎涪陵一带的户外爱好者都会去,那究竟为什么这么吸引我们的眼球呢?对于我们来说,见惯了高山,其实更向往的是广阔无比的草原,这也许就是王家大山最大的魅力吧!背上那沉重的行囊,穿行在丛林山谷,头顶在真实的蓝天,脚踩在厚重的土地上,远离喧嚣的城市,在篝火边品茶,畅谈人生。

 

小贴士:


1.活动装备:大型登山包、帐篷、防潮垫、防水袋、睡袋、餐具、炉灶气罐、塑料布、水壶、军用匕首、手电头灯,以及衣服、干粮和必要的药品等。

2.食品准备:一个早餐、一个路餐、一个晚餐、饮用水、沿途补给。


行者简介:


王雪,80后,爱好极限运动、登山徒步、摄影、骑行。一个想走遍重庆每个角落的户外徒步爱好者。曾经的户外领队,如今的徒步游记撰稿人,自2005年接触户外运动,长期策划、组织户外登山徒步活动,作品时见《环球人文地理》《城市地理》等杂志。作为地道的重庆人,深爱巴山渝岭,立志最近两年徒步走完所有区县最高峰,现已完成巫溪阴条岭、丰都夹璧、黔江灰千梁子、城口光头山等十个区县的最高峰的登顶挑战。

 


文字来源:《重庆旅游》

责任编辑:Linn

相关文章
九曲黄河骑行记 漫游人间仙境
摩洛哥舍夫沙万:世界上最美的蓝
8000米雪山上:喀喇昆仑腹地攀冰记
探秘贵州最古老的茶马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