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闻
专题
读库
调查
性和爱的代价 动物界的“奇葩”交配行为
在动物界,有许多你不知道的“残忍”交配方式。
关键词: 袋鼬 交配行为 雄性生殖器


文 | 梅杰   


动物界以性命为代价的“婚姻”,最有名的莫过于动画片《黑猫警长》中螳螂的“婚姻”。新婚之夜,螳螂新郎死于非命,凶手却是螳螂新娘。动画片告诉大家,吃掉新郎是螳螂为了繁殖下一代而必须做出的牺牲。但从科学角度解释,雌性螳螂吃掉雄性的脑袋,则是交配过程中需要完成的一个环节。这一环节能让雄性更快速地射精。在动物界,类似螳螂这样“残忍”的交配方式并不鲜见。

 

以爱为名的伤害

粗鲁残暴的求爱方式


很多动物在求偶时,总会想方设法展示自己,以求得对方的欢心。但也有一些家伙却相当不懂风情,毫不怜香惜玉。雄性的袋鼬、臭虫、象鼻虫就是其中的代表。

袋鼬形似老鼠,主要分布在澳洲。当南半球进入冬季,袋鼬也进入了发情期。这时,它们会掀起一场充满暴力色彩的交配狂潮。为了使自己的基因最大程度地得以延续,雄性袋鼬会抓住一切机会与不同雌性交配。这些粗鲁残暴的家伙会抓住雌性袋鼬的脖子,强行将它们拖走,而后进行交配。交配过程中,雄性袋鼬还会抓咬雌性袋鼬,让它们发出痛苦的尖叫,有些雌性袋鼬甚至会因此死去。同时,对于雄性袋鼬而言,交配也具有风险。相对于其他同类物种,袋鼬的交配时间很长。通常情况下它们的交配时间可达到 3 小时,有时甚至可以持续一整天。频率高、时间长的交配行为会消耗雄性袋鼬大量体力,使它们的体重减轻,并出现秃顶。有的雄性袋鼬甚至会在完成交配后的几周内死去。

臭虫也是动物界有名的“渣男”。交配时,雄性臭虫会用自己像剑一样的生殖器官,刺穿雌性身体某一部位,射精后便不负责任地匆匆跑开。而它们的精液则会进入雌性臭虫的血液中,随血液循环进入受精囊,最后进入卵巢。不过,与雌性臭虫相比,雌性象鼻虫的命运或许更惨一点。雄性象鼻虫的生殖器上长有尖利的刺,交配时极易刺伤雌虫。可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在争夺交配权的过程中,拥有更大、更尖利刺的雄性象鼻虫更容易胜出,从而更能获得雌性的青睐。研究人员表示 :对于雌性象鼻虫而言,这是为了生存不得不做出的选择。因为象鼻虫多生活在干旱地区,精液能够为雌性象鼻虫补充水分。有研究证明,在水分充足的时候,雌性象鼻虫对交配的兴趣大幅下降,但在缺水时期,它们对交配极为渴求。

这样粗暴的交配行为,不单是存在于陆地上的动物中,生活在深海区域的鱿鱼,也有着匪夷所思的交配方式。最具代表性的就是能发出生物冷光的广鳍八腕鱿。雄性广鳍八腕鱿会用它们像鸟一样的尖喙和触手上的利爪,在雌性身体上撕开约 5 厘米的口子,然后它们会用附肢将精荚放入雌性的伤口中,通过体液循环进行受精。更有甚者,南洋力士钩鱿的精荚能在雌性身体上“挖洞”。它们的精荚能够分泌某种溶化鱿鱼身体组织的酶,从而渗进雌性的身体里。


内部象鼻虫1_副本.jpg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雌雄同体生物的奇特交配

 

雌雄同体生物看起来似乎在繁衍上有着天然优势——自身既有精子,又有卵子,似乎可以自体繁殖下一代。然而,除了极少数低等生物,如绦虫等寄生虫可以自体受精外,绝大多数雌雄同体的生物必须异体受精。这一特点使它们的交配过程显得与众不同。

海蛞蝓个头微小、肤色亮丽,是生活在海底的雌雄同体生物。这种外表可爱的小家伙的性生活相当狂野。它们通常是一小群聚集在一起,一个接一个地与同类交合。这种成群结队的交配有时长达数日。如果仅有两只海蛞蝓相遇,那么一只的雄性器官会与另一只的雌性器官进行接触,交配完成后,彼此交换性器官再进行交配。有意思的是,某些种类的海蛞蝓在交配过程中会因为失去耐性,想要尽快结束交配而咬断配偶的生殖器。但对“受害者”而言,这点小事无关痛痒。因为在每次交配后,海蛞蝓都会舍弃体内的雄性生殖器,并在短时间内再生出新的生殖器。如此神奇的再生功能,在生物界绝无仅有。

与海蛞蝓交换性器官再次进行交配不同,扁虫会为争夺做“父亲”的权利而斗争。扁虫是涡虫、绦虫和吸虫三类无脊椎动物的统称,它们多为雌雄同体,大部分能自体受精。有趣的是,当它们要进行异体受精时,它们会为获得做“父亲”的权利而展开争斗。交配前,两只扁虫会用似利剑一般的雄性生殖器,像比试剑术一样攻击对方。被刺中的扁虫将扮演雌性的角色,接受胜利者的精子,成为“母亲”,负担起养育后代的责任。而胜利者则会扬长而去,继续享受单身生活,再寻找下一个交配对象。

我们常见的蜗牛也是雌雄同体生物,它们的交配过程也很奇特。研究发现,至少有 9 个科的蜗牛在交配时,会把一支钙盐构成的坚硬的“箭”刺入对方体内。研究者们形象地称这支“箭”为“爱神之箭”。但令人意外的是,“爱神之箭”并不含有精液,它只是为了让“中箭者”更容易接受交配行为,进而完成受精过程。


内部 蛞蝓7_副本.jpg

 

“自杀式”交配

以雄性生命为代价

 

除了人们耳熟能详的螳螂,在动物界,还有不少动物以雄性的生命为代价繁衍后代。

过着群居生活的蜜蜂,有着独特的繁衍后代的方式。蜜蜂“社会”由蜂王、雄蜂和工蜂组成。蜂王是具有生殖能力的雌蜂,不事生产,只负责产卵繁育后代。工蜂也是雌蜂,但它们生殖器发育不完全,只负责族群筑巢、觅食、育幼等工作。而蜂群交配的“重担”,则落在了雄蜂的“肩膀”上,它们专门负责与蜂王交配。在一个蜜蜂族群里,通常只有一只蜂王,但却有 500 只以上的雄蜂。因此,蜜蜂的交配是一种众星捧月式的交配。蜂王在飞行时,雄蜂群起追赶,待抓住飞行中的蜂王,便骑在它的背上进行交配。通常,能与蜂王交配的雄蜂会有十几只,但它们并不能算是“幸运儿”。因为在交配过程中它们的雄性生殖器会折断在蜂王体内,交配完成后,雄蜂便因生殖器折断引起腹部破裂而丧生。

与螳螂类似,一部分种属的雄性蜘蛛为了获得基因延续的机会,宁可放弃自己的生命。大名鼎鼎的“黑寡妇”在交配过程中,雌性会在交配时吃掉体型娇小的雄性。雄蛛为了获得交配机会,似乎也会坦然接受自己的命运,甘愿沦为雌蛛口中之食。并且,为了让自己的后代存活几率增大,在被雌蛛吃掉前,雄蛛甚至会主动折断在雌蛛体内的性器官。这样能加大别的雄蛛让雌蛛受孕的难度。

章鱼也是“自杀式”交配生物的典型代表。但与蜜蜂和蜘蛛在短时间内因“爱”死亡不同,章鱼在交配后的较长时间才会死去。雄性章鱼的八只触须并非全是它的手臂,其中一只是它的生殖器官。雄性章鱼对这只特殊的触须非常爱惜。在觅食、争斗的过程中,这只触须总是被它们小心翼翼地藏起来,避免受伤。但在与雌性章鱼的交配时,这只特殊的触须便不再被保护。雄性章鱼在碰到心仪的雌性章鱼后,会用触须对雌性进行“爱抚”“拥抱”。当雌性章鱼感到兴奋后,雄性章鱼会将精囊放置在那只特殊的触须上,而后利用勃起的触须将精囊送入雌性体内。并且,它们会将“性触须”留在雌性体内。但由于章鱼没有海蛞蝓那样的生殖器再生能力,失去了“性触须”的雄性章鱼,在此后的几个月内便会走向死亡。

斗篷章鱼大概是章鱼种属中外貌最拉风的一种。它们身长一米以上,最长的超过两米,触须张开能伸展出一面轻薄华美如斗篷一般的膜,这让它们看起来更加巨大,从而吓跑掠食者。不过,这样的美貌只属于雌性斗篷章鱼。而雄性斗篷章鱼体型仅几厘米,大约只有雌性的四万分之一。雄性斗篷章鱼从出生起便开始寻找配偶。找到之后,它们便将生殖器官附着在雌性身上,本体游走。不久后,雄性斗篷章鱼的生殖器官会自己移动到雌性生殖器开口处,等待卵子发育成熟。而受精则需要雌性斗篷章鱼完成。它们会移走雄性留下的生殖器,然后撕裂精囊,让精子与卵子结合。谁也无法准确预料,从留下生殖器到受精需要多长时间,往往在雌性斗篷章鱼受精的时候,它可怜的“丈夫”也许早就离开了这个世界。

 


文章来源:《环球人文地理》杂志

责任编辑:vivichan

相关文章
人象冲突记
用火箭弹维护的森林正义
色达的隐患:世界最大佛学院的改造进行时
暴雨围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