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闻
专题
读库
调查
徒步光头山 36小时遭遇森林迷路,险坠悬崖
走吧背上行李,暂离城市的喧嚣,我们一起漫步山林,一起去感受大自然,一起去听鸟鸣,一起去看白墙灰瓦绿树环绕的小村庄……
关键词: 光头山 重装徒步 原始森林


文 | 图  王雪


徒步线路:城口厚坪乡→龙盘村→煤炭坝→无名路→光头山

历时:3天

人数:6人

方式:重装徒步

线路背景:光头山位于城口县与巫溪县交界,大巴山最高峰之一,海拔2685.7米. 是城口县的最高峰。因整座山头只覆盖青草,放眼望去不见任何高大树木,故名光头山。

难度指数:★★★★★

体能指数:★★★★★

风景指数:★★★

危险指数:★★★★★

 

遇见“天生桥”洞 ,荆棘拾板栗林


在经过7个小时的漫长车程后,我们一行人到达了城口县厚坪乡,在水泥路的尽头,车子停了下来。一排破烂房子立在我们面前,两个抽烟的老大爷在离我们车不远的地方正在闲聊,对于我们的到来他们视而不见。我们主动去问路,大爷问我们到这里干嘛,我说我们是搞旅游的,看看这里有没有可以开发的景点。一听这个,老爷爷一改刚才的冷漠态度,不仅邀请我们到他家里,而且还非常热情地带我们去一个天然形成的洞---天生桥。后来我们才知道,虽然不时有一些游人前往此地,但是我们是今年来到这里的第一支背包客队伍。

据当地人说,当地政府一直想开发这里,所以把一路上的树木都砍断了,只剩下一些很锋利的树桩,但至今还没完整开发。到了最底部,我们发现这里有若干天然溶洞,都是上下相通、左右为邻,室与室之间有石梯、栈道、甬道相连,非常壮观。因为这里是石灰石地质,常年经受水的侵蚀,地下沙土逐渐流失,形成了空隙,上面的泥土岩石便下陷,形成数不清的漏斗、陷洞。队伍在洞与洞之间钻来钻去,辨不明上下左右方向,弄得满身灰尘。

此时正是枯水季节,溶洞边的河道水流不大,但很清澈。沿着河道一直向前走,一个高大的山洞展现在眼前,当我们走进去了以后,一股凉气袭来,里面漆黑一片。抬头一看好多蝙蝠挂在我们头顶上,低头看是百丈深渊,令人生畏。奔腾的溪水,呼啸着从桥下飞泻,山上的溪水聚成水帘,哗哗地直泻而下,弹起的大珠小珠划过一道道漂亮的弧线,噼里啪啦地落入水中。山谷四周依然安静,平日里少人足迹,自然也没有成堆的矿泉水瓶和包装袋,也看不到任何人工雕琢的痕迹,天生桥有如其名——“天生”。当我们看到它的那一刻,内心的喜悦一下冲刷掉了先前的所有不愉快。

出了天生桥,我们紧跟着要和附近的村民联系,以便商量在村民家住宿的价钱。谁知那边狮子大开口,要价非常高,最后在协商下,终于同意我们以200元一间房的价格入住。其实,每个房间里面仅仅只有一张床,三四个人只能紧巴巴地挤在床上。

半夜里下起了雨,第二天起来,从山下看,山上雾很多。按照之前约定好的时间,向导准时地背着镰刀和麻布口袋在山上一个水井旁边等着我们。紧跟向导身后,兴致勃勃地上山,可是,刚走20分钟就感觉喘不上气儿了,但毕竟刚开始,体力还是很旺盛,想想山顶,又加快了上山的步伐。

山坡的坡度很大,很久没有走过这么垂直的山路,这个时候的大家已经有点筋疲力尽的感觉了。任山风在耳边呼呼地吹过,肩膀又酸又痛,什么也不想,只管埋着脑袋往山顶攀爬,走了一段时间,气喘吁吁地往上望去,只见大山绵延纵深,四处层峦起伏,攀向山顶的路途不知还有多远,但众人的体力已消耗了大半。我们沿一条荆棘丛生的野径,手脚并用向上爬去。此时的路边已经有不少掉落下来的栗子,地上好多带着硬刺的栗子壳,有的栗子已经掉出来了,有的栗子还在壳里。拾栗子是个技巧活,板栗在树上时,有一层扎手的青色绒刺外衣包裹住,一不小心很容易扎了手。大家平日里吃板栗却不识它原本的面貌,这可让我们这群城市人着实新鲜了一把,时不时地会听见有人喊“哎呀”。虽然嘴上喊着“哎呀”,一点都不影响拾栗子的热情。“雪茄”和“蓬蓬”就跟吃瓜子一样一口一个吃着生板栗。


内部1.jpg

 

高山顶观望云海,荔枝林摘果降“雨”


大家由于持续登高产生的疲惫感很快就被沿途的美景冲散,但是没过多久天气预报应验了,天空下起了蒙蒙细雨。我们赶紧穿戴好雨具,这虽然遮蔽了雨的侵袭,但是因为不透气很快大家便汗流浃背。雨水夹杂着汗水已经分不清楚,经过一个又一个的上坡后,终于在前方看到了一座房子。不过这里已经没人居住了,里面养了一些野蜂,房子的旁边还有一片小果园,老乡来年才会进山采收。

突然听见有人说:“哇,云海出来啦!”往远处望去,云雾笼罩着青翠的山峰,山下的草地绿得一片晶莹,向导告诉我们对面的山是天台山,薄薄的云层在山顶慢慢飘动,偶尔一两片白云被风吹散,仿佛像是细纱般缠绕在山峰上面,美景再好不过。

往前走,一座巨大的坡度超过六十度的山体立现眼前,当我抬头仰望它,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向上爬的过程中,感到浑身每一个毛孔都在冒汗,腿部越来越明显地感到酸痛,左膝盖在2015年去大巴山驴行的时候跌伤,一直没有完全好,如今伤痛复发,每迈出一个步子,都是对自己的一份折磨。我只是一直想着坚持坚持,并不总是抬头看山顶。一番坚持与努力后,终于成功攀登上了这个山坡,而之前的云海也离我们远了好多。大片高山草甸如幻觉一般铺陈在眼前,在这海拔有2011米的高山上,无限的绿色流淌在山间,我们都不由自主地站定在此,望着满眼辽阔的风景,迎着呼啸的风,刚才爬山的疲劳烟消云散,瞬间清醒,忍不住就想大声喊叫。

身旁的“蓬蓬”喊了一声,“快看,那是什么啊?”寻声看去,数十棵高大的树木上挂满了红色的果子,走近一瞧,是新鲜的野生荔枝,但口感却完全不一样,像无花果,软绵绵的,还有籽,是清热解毒、收敛止血的好东西。脚步所经之处都是落地的荔枝和荔枝壳,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发酵的荔枝味道。抬头往上看,荔枝果已经由青变红,沉甸甸地挂在树枝上。向导说这片野荔枝林很少有人进来,因而成了松鼠等动物们的乐园,这些野荔枝果就是它们的食物。

我们找了一棵稍矮的荔枝树,采摘垂挂下来的荔枝果实。野荔枝果比较小,果型成锥型,果壳比较粗糙。咬开果壳,带着浓郁的果香,一股清爽的酸汁浸入舌尖,很刺激。等适应了这种酸味之后,竟觉得酸中带甜,很解渴,有点停不下来的节奏。“这些野荔枝树生命力很强,每年都会结果。”向导在一旁说道。由于此处人迹罕至,满树成熟的野荔枝无人采摘,兴奋得我们手舞足蹈边走边摘。“青瓷”在旁边出了个主意,她让“茂媛”拿出一餐布铺在地上,然后拽着树枝一阵摇晃,本期望着果实如雨点一般落下,没成想摇下来的真是雨点,搞得大家全身打湿。


内部图片2.jpg

 

原始森林险迷路,草原之夜遇暴雨


路越难行,人的痕迹越少。茂密的杂草中好像有一条上山的小路,我们决定沿此路右拐上山。谁知上山的路更加崎岖难行,这分明就不是一条路,全是枝蔓杂草当道。山体陡峭异常,不过,山势虽陡直,但周围树林茂密,在悬崖峭壁上攀爬倒也感觉不到危险。回头向下看,顿觉心中发颤,回去已经是不可能的了,只有努力向上才有出路。我们手脚并用互相搀扶终于上了山顶,可大家的心情没有任何好转。

山上到处都是怪石危松,荆棘杂草。四周是悬崖峭壁,而且悬崖边上全部被茂盛的灌木丛覆盖得严严实实,最危险的是——我们竟然迷路了。

此时此刻千万不能慌乱,只有用心寻找。为了防止我们再次迷路,“许大虾”沿途在山上刻上标记,来来回回我们终于找到了一个小豁口,拨开一人多高的灌木丛向下行,任凭手臂划出一道道血痕也在所不惜。往前走,林木更加茂密了,这密密匝匝的灌木和杂草几乎覆盖了我们的身影。我们跌跌撞撞地走着,突然发现前面竟然盛开着那么多浓密艳丽的花朵,一片一片,在这原始的树林中,展现着自我生命的极致。

周围环境到处湿漉漉的,不知是雾水滋润了泥土,还是泥土渗出了水。小断崖一个接一个,我还不小心从一个小断崖上滑了下来。继续向前走,来到一个大断崖旁,此崖深约十多米,直上直下,没有任何植被可以借力。约一个多小时后,一个比较宽阔的高山草甸出现在我们面前,这确实是一座名副其实的原始森林,时隐时现的羊肠小道隐藏于其中,渐渐的,连羊肠小道也辨别不出来了,只能一步步慢慢往前摸索着。再到后来,几乎就是没有路了,我曾经无数次想像过在原始森林中探路,但从没想过这山竟野得这么地道,真的是几年来从未有人涉足过的节奏!

山间极其安静,除了我们一行人所带来的嘻笑声,连鸟叫虫鸣的声音都听不到。已经是下午五点半,天色也渐渐黑了下来。如果天黑之前走不到营地,我们就得打着头灯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原始森林中夜行。谁想到越走越错,我们又迷路了。身旁的向导赶着下山回家,太晚了下不了山,山民的脚力比我们厉害,不过还是需要走3个小时左右,考虑到安全问题,我们不得不原路返回,在一个看似比较宽阔的草地上扎营休息了。

黑夜渐渐来临,沉沉的乌云遮住了我们全部的期待,冰冷的山风无孔不入,极低的气温使我们没戴手套的手指僵硬到无法活动。四周漆黑一片,天地相连,分不清哪里是山峦,哪里是天空。这时开始下霜了,外帐上面覆盖了一层薄薄的霜。天气冷到不行,一袋老鸭汤作料加上火腿肠、方便面混煮,成了此时的美味佳肴。饭罢,大雾依然很浓,坐在火堆旁头发却湿漉漉的,几人打趣说此时应该有一瓶二锅头热身。

凝视着已经没有灼热烈焰的火堆,火苗温柔地闪烁跳跃着,我们几个人就这样呆坐着。漆黑的夜,依稀能看见远处帐篷里透出的微弱光亮,火堆的光渐渐暗下去,黑夜笼罩下的山野一片宁静。

没想到,凌晨一两点钟,突然一阵狂风暴雨,帐篷感觉都要吹翻了。不知道到底是下的雨还是雪,就听着旁边的“许大虾”和“蓬蓬”在说快起来,帐篷进水吹垮了。我躺在自己的帐篷里,听着旁边稀稀疏疏的声音,渐渐入梦。


内部图片4.jpg

内部图片3.jpg

 

“哼哈二将”下山滑倒,坡面滑行险坠悬崖


天蒙蒙亮了,我们整装待发,继续踏上征程。昨夜的暴雨冲毁了之前踩踏出的原路,岩石都比较湿滑,而且山路曲折,坡陡路险,家穿的平底鞋根本踩不住地面,只能像滑板一样向下滑去。“茂媛”和“许大虾”因为“惯性太大”直接放弃滑行,改为“屁滚”,滑稽的表演引得众人捧腹大笑。

由于海拔原因,在这里我们遇到了很大一片华山松,松果居然有手掌那么大,松脂都流出来了,里面很多松子,我们索性摘了很多准备带回主城。穿完松树林又回到灌木丛,各种湿滑窄路,只听前面扑通一声,茂媛在左边滑倒了,我正笑她呢,哪成想紧跟着我在右边也滑了一跤,这回换得队伍的其他人嘲笑我俩是一对“哼哈二将”。

下坡的路布满了松枝、落叶,还全是稀泥巴,一脚踩下去软塌塌的,再好的登山鞋,到了这里都无用武之地。为了稳住重心,队伍只能慢慢挪动,整个小队无一个人讲话,大家都非常紧张,机械地拼命往下走。因为坡度陡,我就直接坐在泥巴地上滑下去了,没想到,在我自己都毫无意识、大家都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我连包带人来了个360°侧翻,顺着山坡直接滚了下去,下滑的速度越来越快,下面就是悬崖,同伴们眼见得我滚落下去,惊吓地在山坡上拼命喊叫。万幸山坡下面有一排比较低矮的树桩挡住了我,尝试着爬起来几次,看看浑身上下,并无大碍。

下完这个坡,我一直低头走路,突然感觉后面有一双眼睛盯着我,而且跟雕塑一样一动不动藏在树的后面。队伍行在前,它就跟在后面,离我们很近的时候,就躲起来;等我们走远了,它又会跳出来面朝我们走的方向盯着看。我们这才想起,这是昨天上山的时候遇到的那头母牛,有队友好心给这头母牛吃了随身携带的盐巴,所以今天她居然拖家带口地又领来两头小牛犊在这里截我们,现在的牛简直都快成精了。

摆脱了母牛和它的孩子,众人找了一个开阔地休息,吃了随带的路餐补充热量,继续下行。经过5个小时,我们终于下山,滑山之旅也划上了圆满的句号。


内部图片5.jpg

 

小贴士:

1.活动装备:大型登山包、帐篷、防潮垫、防水袋、睡袋、餐具、炉灶气罐、塑料布、水壶、军用匕首、手电头灯,以及衣服、干粮和必要的药品等。

2.食品准备:一个早餐、一个路餐、一个晚餐、饮用水、沿途补给。

 

行者感言:

深情感受阳光稀疏洒落在山间,伴随着百灵鸟在欢乐的歌唱,沉闷的涛声回荡在寂静的山野,这是何等惬意。走吧背上行李,暂离城市的喧嚣,我们一起漫步山林,一起去感受大自然,一起去听鸟鸣,听松涛阵阵,一起去看白墙灰瓦绿树环绕的小村庄……

这一次相对来说难度大点,爬山的途中基本不去想太多,低着头向前就好,这一次也称得上是真正的爬山——手脚并用。

 

行者简介:

王雪 八零后,标本采集人、爱好极限运动、登山徒步、摄影、骑行。一个想走遍重庆每个角落的户外徒步爱好者,曾经的户外领队,如今的徒步游记撰稿人。自2005年接触户外,长期策划组织户外徒步活动,作品时见《环球人文地理》《城市地理》《今日重庆》等杂志。作为地道的重庆人,深爱巴山渝岭,立志最近两年徒步走完重庆所有区县的最高峰,现已完成巫溪阴条岭、丰都夹璧山、城口光头山等11个区县最高峰的登顶。

 

 

文字来源:《重庆旅游》

责任编辑:Linn

相关文章
318国道风雨骑行记奔向珠峰之西藏上篇
西沙群岛科考手记
摩洛哥舍夫沙万:世界上最美的蓝
尼泊尔蒂利乔湖徒步探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