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闻
专题
读库
调查
朝鲜的开放进行式:这条路,世界已经等了50年!
从2018年4月到现在已经一年,计划经济仍然是朝鲜的主要经济制度……
关键词: 朝鲜 汉语热 改革开放


文 | 渡白


朝鲜第一次进入中国视野,可以追溯到殷商时期。据《史记》记载:周武王伐纣之后,商朝最后一个君主纣王的叔父箕子,带着商朝的礼仪和社会制度,率领五千商代遗民东迁到朝鲜半岛北部,建立“箕氏侯国”,史称“箕氏朝鲜”。


漫长的岁月中,朝鲜经历过种种变革……新世纪后,大多数人印象中的朝鲜,一直被外界标上“闭关锁国”“经济落后”等等标签。2018年4月20日,朝鲜劳动党第七届中央委员会第三次会议宣布:不再进行核试验,转而大力发展经济。这一“改革开放”举措,使朝鲜终于像一个怯懦的少年,在客人多次敲门之后,终于向世界打开了一条门缝。



迟到的“戊戌变法”

从崇军锁国到对外开放


15403286693_02d2cafd18_o_副本.jpg


朝鲜的核试验在世界引起轩然大波时,宣扬国威的阅兵式正进行得如火如荼。从洲际导弹到核武器,朝鲜想要展示给国民及世界的无非“强大”二字。在朝鲜人眼中,每年阅兵是最为振奋人心的时刻,人民会把军事当成和平与稳定的精神寄托。


其实,这和朝鲜领袖金日成的“先军政治”脱不开干系。国防部门为保护军事机密,采取了严苛的保卫手段来限制世界的接触,这导致朝鲜人民与外界接触的渠道有限,物资、思想、文化等多方面都长久置于封闭状态。在朝鲜本国,“军事高于一切”的思想在国民心中根深蒂固,军事崇拜甚至远远超过了对经济发展的渴求。国民似乎乐于接受这样的政策,他们一致认为:落后就要挨打,只有军事实力过硬,国家才不会被侵略,人们才有环境和机会开创幸福生活。但这并不是说朝鲜不发展经济:早在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这个东亚小国靠着苏联和中国的强大援助,年经济增长率达到20%,迎来了经济发展的黄金时代,外媒曾将其称为“远东经济发展的奇迹”。遗憾的是,由于动荡的国际政局,朝鲜错失了一次经济发展、对外开放的绝佳机会。


开化的种子在这段时期里萌芽,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朝鲜人的认知:幼儿园的孩子们将美国动画片作为娱乐,超市里的中国货物占了大半,硬中华香烟是商人的必备品,饭店的钢琴表演颇具法国浪漫风情,KTV成为人们的休闲娱乐场所,甚至在最重要的阅兵式里,军人们也能用汉语唱由朝鲜作曲家郑律成谱曲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歌》。


14672261816_af0c71b06a_o_副本.jpg


与此同时,尽管开放了面向少数几个国家的旅游业,但外国游客只能跟随旅行团游览,并且全程由政治人员和军人陪护,政治色彩相当浓厚。游客们看到的是朝鲜想呈现给世界的物资与精神:对领导人的绝对崇拜、条件优厚的星级酒店、精彩欢腾的文艺表演……从一条门缝窥探,只能看到屋内的戴着面具的主人。


2018年4月20日似乎将“军事至上”画上了休止符。这一天,朝鲜劳动党第七届中央委员会第三次会议宣布:不再进行核试验,转而大力发展经济。这一“改革开放”举措,瞬间激发了朝鲜的热血,它极速吸收外来资本,促进本国的内外需,由此带来的韩流和全球风尚细致无声地浸润到社会的各个角落。


一些从事对外旅游的导游是最早接触流行事物的朝鲜人,她们率先试用日本和欧美的护肤品、穿流行服饰、染发,甚至割双眼皮。这则政策被摆上台面后,朝鲜大批渴望样貌出众的女性兴奋不已,近年来,随着韩国整容技术的传入,垫鼻梁、削下巴等整容手术屡见不鲜。平壤这种大城市的流行文化传播得尤其快,街头时常可见穿着短裙、化了妆、梳着韩式发型的女孩子;而在大商场里,也随处可见来自世界各国的商品。先前就埋下种子的流行元素不再躲藏,光明正大地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面对新事物,朝鲜人民乐于接受,让这个在外人看来十分贫瘠的国家,比想象中要更为富有。


生活方式的变化

粮票和外卖互不冲突

14084078202_875c311b89_o_副本.jpg


即使改革开放,计划经济仍是朝鲜的主要经济制度。和中国的六七十年代一样,粮票是朝鲜换取国家供应粮和啤酒的主要途径。不同的是,在朝鲜,国家给个人发放的粮票如果用完,可以去商店购买相应商品,价格自然比供应贵一些。


值得注意的是,一部分朝鲜人如今并不会因为贵就节衣缩食,反而乐于用金钱改善生活品质。多余的收入来自国内近年推出的“工作承包制”。顾名思义,在完成符合国家发放的基本工资的工作量后,个人所承包的其他工作收入均为本人所得。多劳多得的形式激励了一批勤劳踏实的朝鲜人,他们辛勤工作,逐步富裕了起来。


经济发展最直接的变化体现在币种多元。今天的平壤,除朝币通行外,美元也成为了硬通货,用于支付购物、打车、充值等费用,而智能手机用美元购买最为便利。朝鲜本国生产的智能手机造型与iPhone类似,价格不菲,最有名的当属号称“朝鲜华为”的阿里郎牌智能机,安卓系统、四核处理器及百万像素的摄像头,颠覆了过去只能打电话的手机传统,实用性更大,广受人们青睐。


据韩国国家安全战略研究会统计,目前朝鲜手机用户数量突破580万,入网费高达17.4亿美元。实际上,早在2008年,朝鲜就开始提供仅用于通话的手机服务,直到近两年,才相继普及了电信网络和电商服务。当智能手机、网购和外卖在中国盛行已久,朝鲜的年轻人也终于拥有了自己的网络账号。


31451714380_ccd8840aba_o_副本.jpg


虽然网信交互只能在朝鲜国内的网络上完成,朝鲜人依然无法自由地接触外面的世界,但这片热土上的种种与全球新风尚一致的新鲜事物相应出现,正改变着一切。


手机与网络极大程度地丰富着人们的生活。近日,朝鲜官方开通了一个名为“今日朝鲜”的网站,用故事与视频的形式为外国人提供有关国内旅游景点、酒店和观光项目的详细介绍。此外,网站还有关于赴朝航班航线的具体信息,同时指导外国游客如何与经营赴朝游的旅行社取得联系,顺利成行。


一家名叫“购买万物”的网站占据了国内主要的电商市场,手机页面以双栏图文排版,食品、日用品、化妆品、服装等商品应有尽有;产品图片、名称、价格、尺码等信息一应俱全,均以美元结算,支持银行卡在线支付和货到付款。一般来说,上午下单,中午货物便可送到,如果白天没空,还可以线上预约收货时间,十分方便。即便朝鲜人还在使用粮票换取每月口粮,也丝毫不妨碍他们在网上点一份午餐的订单。另外,朝鲜首个美图软件“春日香气1.0”近日刚发布就引起了轰动,这个软件主打美妆,只需上传一张正面照,就可以体验不同妆面,深受女性喜爱;一部名叫“朝鲜跆拳道”的3D游戏可同时在手机和电脑上运行,在男性中颇具人气。


平壤城里的酒吧、咖啡厅、游乐场、运动场等是年轻人的聚集地;小区里自建的健身场所,也时常能看到老年人矫健的身影。人们不再为饱腹而苦怨,取而代之的是追求更高层次的精神生活。

面对接踵而至的文化冲击,朝鲜人的“根”却深入骨髓,毫不动摇。国家下发一大一小两枚胸章给每个国民,至于如何佩戴并无明文规定。根据传统,正式场合需佩戴大的,其他场合则随意使用。朝鲜人民把这两枚印有国旗和领导人双人头像的勋章视若珍宝,小心存放,以此来表达对国家和领导人的崇敬。人头攒动的街头,“批量化”在建筑装饰上体现得尤为明显,马卡龙色的建筑外墙令人眼前一亮,颇具中国上世纪风格的大字报和画报目不暇接,甚至在工厂门口的展板上还能发现歌颂领袖的歌谱。


汉文化正在流行

“汉语热”下的经济雄心


李钟明-19687559777-5_副本.jpg


比起“韩流”,来自中国的汉文化在当今朝鲜更为流行。周杰伦的曲调不仅在中国大受欢迎,朝鲜的年轻人们也能哼个两句。朝鲜有四个电视频道,其中一个只在周末启用,专播国外的电影电视剧。《水浒传》《红楼梦》《三国演义》等中国电视剧家喻户晓,周迅主演的《红高粱》、佟丽娅主演的《产科医生》也在近期热映。2018年11月2日,中国文艺工作者代表团抵达平壤,进行了友好访问。其中,张国立、佟丽娅等中国文艺工作者代表受到了朝鲜民众的热情欢迎。朝鲜似乎正抛弃着二战后的仇视心态,以开放而包容的心接纳外来文化。


实际上,朝鲜的汉文化,早在新罗时期就有了渊源。据史料记载,在东亚各国中,朝鲜半岛作为最早接触和吸收汉字汉文化的国家,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内,一直把汉语作为第一外语。公元纪年以来,汉文一直是朝鲜官方的书面语。朝鲜现存文献资料上可查的最早的两首诗都是由汉文写成。一首是写于公元前200年左右的《箜篌引》,作者是一位叫丽玉的女性;另一首叫《黄鸟歌》,是高句丽第二代君王琉璃王于公元前17年创作的。


人们对汉语和汉文化有着强烈的认同感和求知欲,几乎没有把汉字和汉文化看做外语和外国文化的意识。朝鲜历史上著名的《老乞大》《朴通事》,就是最早的汉语口语教材。尽管近代朝鲜被世界格局影响,对中国语言和文化产生了疏离感,但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份青睐在直接或间接的碰撞中再一次擦出火花。


17084648858_3271a092c3_o_副本.jpg


在朝鲜的一些大学中,选择中文专业的人数已经超过了选择英语专业的人数,这种“汉语热”是一种新现象。年轻一代不仅喜欢学习中文,还十分重视学习中国的历史与文化,究其根源,这也与两国悠久的历史文化渊源、当代中国经济的发展及两国之间的和平外交有关。汉语不仅是一门交流的工具,还成为了朝鲜新形势下的发展支点。


经济复苏的一项重要支撑落在了旅游业上,游客络绎不绝,开始直观地感受这个蒙着神秘面纱的国度。据韩媒报道:每天最多有2000名中国游客从辽宁丹东,坐上跨国火车前往平壤。虽目前只能跟团前往,但交运方式从火车发展到了直飞航班,也体现出了朝鲜在拓展旅游版图上所做的努力。朝鲜的女军人是政府派遣的旅行团导游,她们形象好,气质佳,中文流畅。

除此之外,对于政治与经济的追求,也加大了“汉语热”。朝鲜与中国的外交正日益扩大,急需一批汉语人才;和平年代,普通人的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从未停歇。许多人为了日后的海外商贸梦想,将市场定位在了中国。为此,他们努力学习汉语,希望通过自己的双手赢取一份成功的人生。


在地铁与有轨电车交错的平壤,人们步履匆匆,努力地生活着;鸭绿江上的货船缓慢驶过,穿过了连接着中朝的大桥。这些场景,交织成一个真实的朝鲜。即使改革初期还未全面开放,但这条迟来的开化之路正给朝鲜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


为了这一刻,朝鲜和世界,等了足足50年。



文字来源:《环球人文地理》杂志

图片来源:Eden Wang 李钟明 范志浩

责任编辑:Moonless

相关文章
最能喝的年轻人,不在东三省而在云贵川!
文旅中国时代:最美的崛起总和生活有关
惠山泥人:左手市井,右手梨园
90后驻村干部扶贫手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