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闻
专题
读库
调查
凉山木里:“全国林业第一县”的防火压力
在森林防火季,扑火队的队员没有探亲假,没有休息日、国家法定假。
关键词: 凉山木里 失火


文 | 邓全伦


3月30日18时许,四川省凉山州木里县雅砻江镇立尔村发生森林火灾。截至4月1日18点30分,30名失联扑火人员的遗体已全部找到。


“这是自1998年以来木里森林火灾首次致人死亡事件。”木里林业局局长杨仁奎说。


木里林业局始建于1966年6月,是四川省最大的森工企业,由凉山州国资委、州林草局共同管理,全局森林管护面积363万亩,涉及14个区划林场和木里县15个乡镇。3月30日晚火灾甫发,该局就派出两支共80人的专业扑火队赶赴火场。 “我们的扑火队成立于2001年,由职工组成,经过了专业培训。”杨仁奎告诉看看新闻Knews记者,在森林防火季节,扑火队的队员没有探亲假,没有休息日、国家法定假,“随时处于一种待命状态,什么时候接到命令,什么时候就第一时间出发。”


杨仁奎几天来一直驻守在雅砻江镇立尔村森林火灾抢险救援前线指挥部,这里到火场还要步行5多个小时,火场海拔在3700米以上,地形复杂、坡陡谷深,交通、通讯不便,扑救十分困难,对扑火人员的体能、专业能力要求都很高。他只能通过对讲机和前方扑火队保持联系,“我们局派出的所有队员都安全无虞。目前凉山火场基本得到控制,火场已没有明火,只有内线悬崖上有少量烟点,无蔓延威胁。”


木里是全国林业第一大县,幅员1.3万平方公里,占中国国土总面积千分之一,森林蓄积量却占全国百分之一,是我国仅存不多的成片原始林区之一,现有林业用地面积94.14万公顷,其中林地62万公顷,森林覆盖率67.3%,是长江上游重要的水源涵养地,1998年被国家列入天然林保护工程的范围。


木里县护林防火指挥部办公室人员王志刚在《中国林业产业》2016年07期上,发表文章《森林防火警戒期木里林区如何发布森林防火戒严令》。该文称,木里地处典型的高山峡谷区,森林呈明显的垂直分布,原始林比重大;林区属北半球亚热带季风气候区,干湿季节分明,每年11月至翌年6月为旱季,降雨量不足全年雨量的 10%,在长达8个月的干旱季节中,空气干燥且多大风,且林下可燃堆积物载量大,此时,林区内的平均着火指标为3-5级,蔓延指标4级,偏南风4-5级,稍有不慎,极易酿成大灾,严重威胁着森林资源安全。


而这8个月的干燥季节正好又是水电开发、探采矿、挖药材、 旅游、企事业、团体、个人、筑路等项目施工的最佳时期,也是进入林区流动人口最多的时候,加之林区内农、牧民居住相当分散,形成了火源管理难度大,森林火灾危险性大,高火险时段持续时间长的特点,属国家1级重点火险区。


“木里林区的森林防火期时间为当年的11月1日至翌年的6月30日,林火高发期一般为春节后至5月份期间。”杨仁奎介绍说,这次木里森林火灾发生在无人区,起火原因初步判断由雷击引起,“今年入春以后木里持续高温少雨,出现雷击火并不意外,森林火灾都已经发生了几起,只是没有这次的严重。”


这次火灾严重在于,3月31日下午6:00火场突遇大风产生爆燃,30名扑火人员遭遇罹难。“这种现象少见,在2005年6月1日木里县唐央乡原始林区发生的特大森林火灾中出现过,由于当时指挥及时,2600多扑火人员紧急避让,没有一人伤亡,但后来发现很多野生动物没躲过了这一劫,死于爆燃。”杨仁奎分析说,眼下这场火灾的爆燃来得太突然,而且地形复杂,让人猝不及防。


一名经历了此次爆燃的扑火人员对媒体说,遇难的扑火队与他所在的扑火队相隔不远,但幸运的是,爆燃发生后,他和6名队友被迫跳往对面山崖才得以死里逃生。


木里林业局专业扑火一队班长李龙忠,今年55岁,是全国林业系统劳动模范。自2001年调入局里刚成立的专业扑火队,他一直身处一线,已参加100多次扑火,其中2009年至今木里县累计发生森林火灾近70起,每次扑救他无一缺席。油松和炭灰烧坏的衣服、火炭烧穿的胶鞋已无法统计。


李龙忠表示,木里林区一是地形复杂,山高,海拔高,地理条件相当差,全是山沟、大山——横断山脉,二是树种多是油松,到了冬季和第二年的春季气候干燥,火灾隐患相当多,每一年到了防火季节火灾频繁都要打几次火,防森林火灾压力巨大。


木里县林草局工作人员邓远明在2011年9月出版的《四川林勘设计》(第3期)发文称,从2005年至2009年全县共发生森林火灾42次,其中一般森林火灾30次占72%,较大森林火灾9次占21%,重大森林火灾3次占7%,人为引发森林火灾38次占90%,雷击引发森林火灾4次占10%,火场的总面积6924. 2公顷,受害森林面积1756. 2公顷。


“李龙忠作为队里年龄最大的队员参战这次火灾的,”杨仁奎告诉看看新闻Knews记者,木里县所有专业的扑火专业人员这次全都上了阵地,除了森林消防、他们局里的两支专业队,县里10多个乡镇都出动了自己的扑火队伍,“对于爆燃,我们的森林防火教程、县里的应对预案里都有相关内容,但没发生过如此严重的情形。”


杨仁奎直言一到森林防火季神经就紧绷,有时整夜难眠,最怕深夜电话响。2018年他曾向凉山州林业局领导汇报木里林业局森林草原防火工作时表示,企业建立的两支专业扑火队,人员老龄化,无法更替,执行森林扑救任务不如从前;森林防火的设施设备,有待更新完备。


3月12日,四川省森林草原火灾案件调查复核工作组抵达木里,对该县森林草原防火工作存在问题提出九条整改意见,其中包括:专(半专)业扑火队伍建设不规范,力量不足,信息不符,管理弱化等现象存在;森林火灾风险排查机制不完善,县上有安排,但基层单位落实不到位,甚至不落实,不反馈;森林防火各级责任书不规范,所负责任、值班值守等核心任务和工作体现不够;等等。


“森林防火期工作压力很大,马虎不得”,这是杨达瓦留给朋友杨群英的最后一句话——3月30日下午,这位45岁的木里县林草局局长带人前往火场扑救,不幸被山火爆燃吞噬而遇难。



文字来源:看看新闻Knews记者邓全伦

图片来源:邹森

责任编辑:爱华

相关文章
加英澳新四国互通计划,究竟有多大实现可能?
著名学者江弱水论小学语文:一惊一乍又一精一诈
色达的隐患:世界最大佛学院的改造进行时
永清秸秆扎刻,化腐朽为神奇